<track id="rtqpb"><i id="rtqpb"><del id="rtqpb"></del></i></track>
  • <span id="rtqpb"><output id="rtqpb"><b id="rtqpb"></b></output></span>

  • <ol id="rtqpb"></ol>
    <span id="rtqpb"></span>
    ?首頁?
    ? >? 資訊中心? >? 重點報道
    張小刀的武林“壩主”之夢
    來源:水電十一局 作者:張曉臣 時間:2019-08-02 字體:[ ]

    楔子

    “張小刀,張小刀,趕緊起床啦!”

    驀然,身上的被子被一個人以猛力掀開,18℃的空氣立馬趁虛而入,讓眼前這名光著膀子的男子全身為之一抖。

    靳二牛呲著牙“嘿嘿”地笑著,那原來被曬得黑得不成樣子的臉,配上這個表情,在古代絕對是一副陰險小人的嘴臉,就該被千刀萬剮,永不超生。

    被窩里的人拽回被子的一角,蒙著頭繼續睡。

    被窩里的男子,名叫張小刀,男,現年25歲,17年從大學畢業。雖然人叫小刀,但個子也不算太矮,一米七一的身高差點讓他躋身“二級殘廢”之列。畢業后,他跟著十一局來到贊比亞下凱富峽水電站項目從事機電安裝。

    他的室友靳二牛,男,現年27歲,未婚,汝陽人氏也。自幼時益慕圣賢之道,通唐詩,知禮儀,人皆稱之。然,二十之歲,入大學,棄文從理,驚煞眾人。問之:何不從文而擇理?二牛狂笑答曰:吾已博古通今,卻有一事不明,我巍巍中華應如何崛起,然,閱遍書海,為求一答。不得,故而擇理。此中之變,仍未明了。

    靳二牛吃畢早飯,張小刀仍沉睡不醒。他把床頭的對講機打開,邪魅一笑,拿上安全帽就悄悄溜了出去。

     “張小刀,張小刀,趕緊來1號機,今天得把座環的數據復測一下。”對講機里傳來現場張鴻飛師傅的聲音。

    幾點了?我是誰?我在哪兒?

    他翻身抽出枕頭旁邊的手機,“6:52”!

    “不得了,不得了,張師傅又該熊我了。”他來不及思考,直接蹬上藍色工裝褲,套上外套,臉也來不及洗,抄上對講機和安全帽,十步并一步地向廠方飛奔而去。

    第一節:工地風云

    下凱富峽水電站位于非洲贊比亞南方省,卡富埃河日夜奔流不息,群山連綿起伏,一座132米高的大壩和年發電量30億度的發電廠房就在卡富埃河上悄然拔地而起。

    6月份的清晨,空氣中還透著一絲絲的涼意。一輪紅日早已從遠處的山頭上升起,懸在高高的山頂上。陽光照耀下的發電廠房,那裝修后的白墻熠熠閃光,一道人影正朝廠房箭步而去。沒錯,正是張小刀。

    待他氣喘吁吁跑到1#機坑的時候,張師傅已經在“炮樓”上架好了高精度水準儀。

    “咋回事,張小刀,睡過頭了?”張師傅歪著頭,瞅著他那上氣不接下氣的樣子,點著了一根煙。

    “對不起,對不起,張師傅,鬧鐘沒響,唉~”張小刀喘著粗氣,臉上的汗順著帽檐滴了下來,忙不迭地說道。

    “干活吧,你看著鏡子(指水準儀),我扶卡尺,咱們今天把座環數據測一下。”

    “好嘞!”

    張小刀用袖子抹了一把臉,三兩步像猴子一般爬上“炮樓”,將鏡子調平,準備開始測量。

    座環是水輪機的埋入部分,承受著隨機組運行工況改變而變化的水壓分布載荷的作用,其水平度直接影響到后期裝機的準確性。因此,按照規范是需要將整圈水平度控制在0.4mm以內。

    一整圈測完,數據顯示誤差為0.56mm,張師傅根據8個點的數值,用錘子和扳手調整相應的蝸殼支撐,經過三次調整后,整圈水平誤差為0.35mm。但張師傅仍不滿意,需要重新調整。

    張小刀看到數據后,問道:“張師傅,座環水平已經在誤差范圍內了,為什么還要再調?”

    “蝸殼還要進行水壓試驗,在壓力的影響下,水平值會變得更糟糕,所以,我們得把水平調到最好,避免后期的座環水平超標。到時候真超標了,想調可就沒法調了。”張師傅放下手中的錘子,又點燃了一根煙。

    “唉,張師傅太認真了,這不是都好了嗎,再調一調,又要耽誤時間。”張小刀心里嘟囔道。

    張師傅一根煙吸完,又拿起錘子開始調整水平。其間,座環水平從0.35mm到0.66mm、0.42mm、0.30mm又到0.18mm,終于,張師傅手中的錘子停了下來。他長舒了一口氣,看著那八個點的數據,難得地揚了揚嘴角。

    數次的調整幾乎用去了一天的時間,調完水平已經是下午5:00。太陽西斜,將山上那枯樹的影子拉得長長的,金色的余暉灑在卡富埃河上,仿佛那湍急的河水也變得遲緩,那金色一樣的綢帶,向遠方飄去,河底卻閃起奇異的光。

     

    第二節:高手出世

    是夜,萬物安寧。給小女朋友打完電話的張小刀蹦蹦跳跳地跑向宿舍,沖個澡,哼個曲兒,心里還在糾結白天的事情。

    要是我會武功的話,那座環都不用那么復雜了,一分鐘就搞定了。張小刀用搓澡巾搓著后背,心里卻想到會武功該如何如何好。

    洗完澡,他如往常一樣在被窩里玩著手機,刷著微信。漸漸地,一股困意襲來,他終于支撐不住,閉上了雙眼……

    黑夜里,卡富埃的河水沖擊著露出的巨大巖石,濺起的水花沖向高空急速落下,廠房塔吊上投射的燈光在河中泛起波紋,又傳到遠方。

    張小刀做了一個夢,夢中,他墜入河中,慢慢沉向河底,但四周的黑暗仿佛在告訴他,這條河永遠沒有底。四周全是寂靜,他想呼吸,他想喊叫,他想醒來,但他怎么也醒不來。

    突然,一個巨大的漩渦卷來,他打著轉兒向深處更深處沉去。

    猛然坐起來,張小刀撞到上鋪的床板,“我去,原來是一個夢,嚇死了。”他捂著胸口,右手掏著枕頭下的手機,亮屏一看,手機上赫然顯示的時間是“3:32”。

    從窗外透過的陽光灑在他的枕頭邊。“咦,天亮了,那手機上的時間怎么還是三點多?難道手機壞了?”他將手機設置為“自動確定時間和日期”,手機上仍顯示的是6月11日上午3:32。

    他想拿來杯子去刷牙,沒想到杯子直接飛來穩穩地落在手上。

    “媽呀,鬼呀!”他一翻手,杯子“嘭”地一聲落在地上,“鐺鐺鐺鐺”在地上跳了幾下才不甘心地破成碎片。

    穿上衣服,他打開屋門,看到太陽高懸,心里又涼了半截。“不會又晚了吧,我得趕緊跑了。”

    他沿著臺階飛速而下,不自覺雙腳卻飛離了地面,自然又是嚇得沒了神。

    “難道我會武功了?剛才豈不是傳說中的隔空吸物和踏雪無痕?!”

    “Unbelieveable!Amazing!oh,My god!”他開心得像個八歲的孩子一樣,在屋頂、在樹上、在廠房屋頂上飛來飛去,用心感受著這難忘的感覺。

     

    第三節:武功蓋世

    他施展出“凌波微步”,十秒鐘從廠房抵達大壩。大壩還沒有截流,他一掌揮下,“如來神掌”呼嘯而出,一座山被削掉山角,滾落進卡富埃河,河流改道。

    張小刀想到,132米高的大壩需要百萬方碾壓混凝土,還需要皮帶機入倉,太繁瑣了。只見他隨手招來拌合站生產的混凝土,以“乾坤大挪移”送入倉號之內,并用以剛猛著稱的“降龍十八掌”猛擊進行壓實,一掌開天地,兩掌破風云,三掌分高下,四掌見分明……十八掌層層疊加,威力無窮。130米高的大壩在2小時內就全部完成。

    15.6km的引水隧洞,穿上鎖子甲,身懷“旋風”絕技,不到十分鐘,他便打通了從進水口到發電廠房的引水洞。

    座環安裝再也不需要橋機去吊運,“乾坤大挪移”直接將座環蝸殼運送到位;“一陽指”代替了焊接,告別電焊機和焊條,指如疾風,勢如閃電,每秒可以完成一道焊縫;定子、轉子下基坑,三秒到位;廠房的混凝土澆筑再也用不到泵車和罐車,“神來之筆”運來混凝土,“佛山無影手”直接取代混凝土振搗,省人、省力、省時間。

    張小刀,站在空中長笑,建造一個水電站也很簡單嘛!

     

    第四節:夢回下凱

    他只手遮天,封住導流洞后,以“神羅天征”引來卡富埃河水,在這見證奇跡的時刻,他突然開始慢慢地往下沉,他睜大了眼睛,卡富埃河里的魚兒在他身旁,好奇地打量著這個奇形怪狀的怪物,“出溜”一下就跑遠了。

    他看到水面上的波紋,翻出一道道漣漪,他在心里喊道:這不是真的,這不是真的。

    那一道道漣漪后,靳二牛的臉逐漸清晰起來,“唉,做啥噩夢啦?趕緊起床,上班啦!”靳二牛,搖了搖頭,端著碗,拿著筷子去吃早飯了。

    “噢,原來真的是一場夢,”他喘著氣,仿佛那種沉入水底的感覺仍未消失。

    窗外,是各位老師傅路過的腳步聲,多么熟悉和親切。他一骨碌爬起來,穿好“中國水電”的藍色工裝,打開了門。

    遠處,朝陽正從卡富埃的山間緩緩升起,他一步一個腳印地向工地走去。

     



    【打印】【關閉】

    瀏覽次數:

   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一部电影